首頁 > 新聞資料
新聞內容

 

首波主打〈寂寞綁架〉

金曲最佳單曲製作人陳君豪跨刀編曲

「是誰綁架劉思涵?」

MV熾紅與暗黑打造「情傷刑房」 首飆演技

 

 

20171023

 

「天使之音」劉思涵暌違4年,將在1022日推出第二張個人專輯《不特別得很特別》。首波孤獨同溫強打〈寂寞綁架〉,由全能創作才女戴佩妮Penny製作、金曲獎最佳單曲製作人陳君豪跨刀編曲、知名作詞人陳信延填詞,整首歌以自問自答的神經質內心劇場文字,呈現困在回憶裡的人,就像關在情傷刑房裡,劉思涵在詮釋〈寂寞綁架〉時,也以超乎神經質式吶喊唱腔,唱出渴望重生、極欲點燃愛情裡求救訊號的無助。

 

日前為〈寂寞綁架〉MV暖身醞釀的網路前導影片釋出後,短短25秒影片裡黑暗詭譎的氛圍,營造劉思涵遭戴著面具的黑衣人綁架,身處絕望無助情傷刑房的崩潰,儘管黑衣人畫面一閃而過留下無數懸念,但她獨自吃飯、獨自舔拭情傷傷口,隨著字幕浮現「是誰綁架了劉思涵?」糾扯神經,不少歌迷熱烈討論後紛紛猜測綁架劉思涵的神祕黑衣人究竟是何方神聖。

 

有別以往,以前劉思涵總在MV裡扮演說書人角色,但這次她渾身「戲胞」蠢蠢欲動,導演特地要她飾演一名被困在寂寞、被寂寞綁架的「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患者,也就是身為一個被綁架者,卻和「綁匪」關係微妙,「一開始我會害怕、憤怒,想要逃離關住我的房間,但是到最後,我卻彷彿樂於陷入他的控制、關注。」

 

更難的是,首次在MV裡擔綱演出的劉思涵,第一回演戲便挑戰錯綜複雜的情緒及情感,「雙重人格」的設計讓她必須精心詮釋人要如何去面對寂寞、和寂寞共處,或是選擇走出來、不再與寂寞為伍的矛盾掙扎,演技備受考驗與挑戰,即便提早拿到腳本,還是難掩緊張,好在導演細心引導及啟發,讓她逐漸上軌道,無論哭、喊、怒、罵都能盡情發揮,她笑言:「一開始還真的有點不適應吧,要對著鏡頭做出表情,但慢慢漸入佳境,演到最後有種『上癮』的感覺。」

 

為了怕MV太平淡,她現場更主動增加哭戲、床戲、入浴戲等情結,提到「床戲」,她自我解嘲笑稱:「所謂的『床戲』,就是我一個人跟『床』的對手戲,自己在床上翻啊、翻來滾去,各種自己蹂躪自己的戲碼啦。」至於自導自演的哭戲,則是真情流露連哭兩次,「我一開始還蠻緊張,想說第一次面對鏡頭好緊張怕生澀,但過去曾出演過《小時代》音樂劇的經驗好像幫助了我,其實投入情境內沒想像中的難。」

 

不過,超高難度來了!導演刻意在MV營造劉思涵被綁架後,絕望、無助、不安的氛圍,在劇情設定上,讓她在畫面上展現各種歇斯底里、撕心裂肺的哭喊畫面,一吼一罵、一來一往間,每次拍攝她就得使出吃奶的力氣瘋狂嘶吼,喊卡時都讓她心跳加速、身心俱疲,就連握起玫瑰乾糙花狂丟也絲毫不手軟,事後等情緒平復,才突然發現雙手被花刺傷而疼痛,她笑言,「這種掏心掏肺的程度,根本是用生命在演戲,就像馬景濤前輩以前那種咆哮式的演法,導演喊卡後,手還抖著,得花很久時間才能慢慢減緩心跳的速度。」

 

身為「人質」,劉思涵還與飾演「綁匪」的替身男演員有精彩對手戲,男綁匪得配合鏡位,以親密的「新娘抱」之姿,將她抱到床上及浴缸裡,兩人來來回回不下演了20多次,如此浪漫、撩妹指數超高的「新娘抱」動作,不但沒讓她享受到,反而讓她尷尬許久,「因為我很擔心他,他要不斷的抱起我、放上床、一來一往超多遍,我很擔心他的體力,但還好他是學武出身,很禁得起折騰!到最後我們愈來愈有默契。」

 

 

MV最後也埋下一個神秘亮點,就是導演知道劉思涵是法語系畢業,特意在MV中安排了「對不起、原諒我,謝謝你、我愛你」四個篇章,分別用法語「désolé、pardonneMerciJe t'aime」逐一安插在畫面裡,劉思涵透露:「就是要通過這四個階段的表現,讓我們從沉溺在寂寞當中、頹廢到最後能走出寂寞,開始新生活,也象徵了重生!」劉思涵唱入靈魂之聲、聆聽寂寞同伙的這支〈寂寞綁架〉MV將於10/19()中午12:00LINE TV 首播。